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史资料
 
千古书香安陵梦
——永兴安陵书院印象散记
发布时间:2013-12-12     信息来源:学习文教卫体委    作者: 不详      字体:   (双击滚屏)
 

恰逢初暑,我们来到永兴安陵书院门口,只见在山色葱郁的岛上,一座围墙环绕的古建筑隔江而立,只有一桥与彼岸相接。沿着石拱桥,踏过千年便江的涟漪,便走进了安陵书院,走进了庭院深深深几许、曲径通幽的江南园林,走进了古典幽雅、洗尽现代铅华的书斋。可谓:一座拱桥,隔开多少红尘俗事,一扇漆门,开启无数书香墨华。也许,这里的园林没有苏州的古老,看上去,它欠缺点岁月的沉淀;也许,这里的工艺还显得粗糙,道路上的石子是原生态的崎岖,也许,这里的服务还有待提高,……但走进房里,那令人玩味的斋名“当理”“履中”“尚道”首当其冲令人联想起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、宋明理学等中国传统文化的渊源,那散发着古朴气息的明式家具,如几、鼓凳、木床等,令人宛如时光倒流,仔细端详,从雕花格子的门窗,到青花瓷的洗脸池,甚至连卫浴用品也装在精美的红色雕花长盒里,以精致的金扣扣紧,每一件器物都似乎想让你回到从前、穿越时空走进历史上的书斋。那书架上一本本精心挑选的书籍,或文学或哲理或社会,更令人爱不释手,从王小波到余华到余波等等,仿似在代替主人与你对话。总之,一切都与“书院”两字暗相契合。或坐于八仙椅,捧一本书正襟危坐,或掀开纱帐,在松软的土被上卧读,都是一件心旷神怡的美事。

如果在房间里呆腻了,又或是读书读到腹中空空,你便合上房门,带上世上已近绝迹的古铜锁,走过月亮门、绕过池塘、穿过回廊、爬上假山、走过碎石道,拾数阶而上,来到观沙白鹭楼,这里居高临下,可将书院景象一收眼底。只见亭台楼阁中,处处飞檐翘拱,有山有塘有廊有窗,或方或圆或静或动,构成一幅让人赞叹的画。千古不变的便江静静在书院旁边流过,仿佛一首无声的歌。坐在厅堂里,把四方雕花的格子门窗打开,便有风自八方来,想象月白风清的夜里,偕三五同道在此煮茶论道,该何等快哉!又或是独向江边一隅,看月色摇落、大江东去,又是何等诗意?一阵香味飘来,打断你的遐想,精致的蓝花瓷具配上兼有湘粤之美的茶肴令人食指大开,大快朵颐之后缓缓拾级而下,在欣赏风景的同时,徐行的你身影在曲廊中若隐若现,似乎也成了这江南园林景中的一个点缀。

如此美丽的书院,其名何来呢?书院名来源于县名,据典载,安陵者,永兴县历史名谓之一也。史载:“唐开元十三年(725),析郴县北四乡置安陵县,县治设今高亭乡政府东侧的古城村,筑城墙高1.5丈,周长1华里。唐天宝元年(742),更名高亭县,县治移至今高亭乡政府西侧,历期348年。宋熙宁六年(1073),定名永兴县。”安陵书院也为史上确有,网上资料曰:“原安陵书院位于永兴县城模范井旁,始建于宋代,以永兴县古号安陵为名。朱熹、范成大、左宗棠等名流宿儒曾到此讲学,享有‘北有岳麓、南有安陵’的美誉,为传播湖湘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。清雍正19年(公元1731年),知县刘生扩建书院,更是使其鼎盛一时。惜原安陵书院毁于清末战乱。

原来,安陵书院不但存在过,还曾经有朱熹等大家到此讲学,传经释义,蔚然成风,斯人虽逝,可其情其景令人心向往之。想当年夫子在坛上传道授业解惑,坛下弟子如云,一时间湘南蛮夷之地,也泽被文化诗书之风,美哉!今日安陵书院,据介绍是当地一名有文化情结的儒商独资开发建设而成,其主要用途除供团体会议、学习等,更旨在以书院为平台进行高端的学术、经济文化研讨,其产生的利润除维持书院运转外,全部用于捐助青年学者著作出版和贫困大学生。真是如此,当为幸事。以书院养读书人,以文化产业反哺文化,听上去真的很美,只是在经济并不算很发达的一个中部县城,能否有足够多的市场需求来支持书院的发展也壮大呢?或者说书院的辐射效应有多大、经营者掌控调度的资源有多少、运营水平有多高、能否真正承担起高层次的、大型的、频繁的各种学术交流活动并以之牟利呢?这是我担心的问题。也许,我过于杞人忧天了,毕竟一座书院已经从无到有矗立在我们面前,下面的路应该越走越宽。

无论读书、写书在这个时代,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能在一个富有诗意的环境中去读书、写书更是一件渺不可及的事情,以书院的房价为例,睡一夜书院也许就是我一个季度或者半年买书的钱。因此,安陵书院真的更像一个长久以来我脑海中若隐若现的梦境,这个梦里有青灯黄卷、冷雨敲窗的禅意、有“书似青山常乱叠,灯如红豆最相思”的惬意,有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,谈笑有鸿儒、往来有白丁”的写意,有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的飘逸……过去我不知道这个梦在哪里,而今它通过安陵书院活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。惊鸿一瞥,足矣!

 
 
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